3月8日特别板块

今天是3月8日(其实不是,3月5日就写好了,周末不上班只能周五写),我并不知道天气怎么样,都说了我3月5日写的,今天我22岁,那么就意味着昨天是我21岁的最后一天(指的3月7日)。

我1999年出生,2016年参加工作,算一下也工作了4年零6个月了,在这4年里面我学会了很多……很多,我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移动集团内度过的,本期文章我来梳理一下我与移动的问题以及我对移动目前行为的看法。

本期文章仅代表我个人观点,该文章未有集团(中国移动)参与,本人对我本篇文章发表的意见与看法负有法律责任,本篇文章禁止节选与摘选,不允许转载,实在想转载需复制全文(前提是你能复制成功)。

2016年9月1日我到了一家与中国移动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从事移动宽带的营销与推广工作,这是我第二份工作,我如约的到了成都市金牛区黄金路的营业厅报道,我进门看到一位带眼镜的男士但他并不是这里的管理人员,他是一名才毕业的大学生,后来我得知他才毕业工作2年,本科生啊!挺不错的。后来这个地方的片区经理到了,我跟他坐电瓶车(电瓶车载人危险!)到了金牛区九里堤东路89号,我认为迎接我的是一个美好的开始,但是我错了,迎接我的是一名中年大叔,事前我并不知道这份工作的具体内容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直销”这个概念,那时我17岁,对未来充满的信心,到如今我已经逐渐的意识到了稳定的重要性,回顾这几年,我的工作跌跌宕宕,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经理把我交给了那个中年大叔,听口音不是本地人,确实他并不是本地人,后面我得知他是安徽人,但更多的我就不清楚了。于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正式成为了中国移动的营销人员,而那位中年大叔成为了我的师傅,中午,我和师傅去了离我们摆点位置不远的一家面馆,吃完面,师傅对老板娘说你的面真好吃,汤也很好喝,老板娘说那你要常来啊!,师傅笑了一笑跟我一起回到了我们摆点的地方了,我看了一下这个摆点的地方,不过就是一张桌子,中间一把伞,桌子上有一些宣传资料嘛,外人看来这或许只是一个歪摊摊(指的是那种看上去不太正规的临时摆摊点位),那时是2016年,光纤通信已经开始普及了,后来我才知道移动已经完成了gpon光纤网络的覆盖,我当时想我要是能当光纤通信的工程师多好呢,一看就很“高大上,很厉害”我后期也确实成为了一名gpon光纤通信工程师,但是那是后话了。

sfu,桥接,拨号,pppoe,路由器,光猫,吉比特网络,光衰,拉线,皮线,熔接,热缩管。这些词汇跟我没得任何的关系,这并不是我需要关心的内容,我眼前只在乎我能不能顺利的将我的宽带推广出去,获得佣金。9月1日,我已经不记得那天到底是晴天还是多云,不记得热不热了。或许很热吧,没人在乎一个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的人对于那时候很热会产生的问题而有所顾虑,我等啊等,等到了我的第一位客户……

那是一位男士,看上去很年轻,或许只比我大几岁吧,我跟他沟通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后面我告诉他,月消费98元可以得一条50M的宽带,那时我并不知道移动的宽带到底怎么样,听网友说移动宽带不行,但我还是有顾虑的去了移动上班,而我的目标是改变移动在用户中的形象,我想让移动在用户的心目中变得更好一些,让用户相信移动能够真正的为用户服务。

我为用户填写了业务申请表,按照规定我必须留下用户的身份证号码,我战战兢兢的问“能不能提供一下你的身份证号码?……登记要用”,对方爽快的留下了他的身份证号码,我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谁关心呢,走个过场罢了。

我的第一笔业务顺利的完成了,我去问师傅该把资料交给谁,他告诉我有后台帮忙录入。我心想还挺完善的我不用操心了吧。事实上我想多了,宽带确实安装好了,但是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业务单,发现规定要求用户必须是38以上的飞享套餐或者订购了50元流量包才能办理消费满98元送移动宽带的问题,我问了一下后台的录入人员,那是一位女生,听声音还蛮好听的,应该长得不错吧,听声音应该年级不大,该不会跟我一样是才毕业的“小朋友吧”?,她告诉我不用担心,他(指用户)的套餐是符合要求的,他订购了流量包,所以没问题,那时我就在想,为什么系统检测到他订购了流量包就会免费送宽带呢?如果他不符合免费送的要求会怎么样呢?我还是有所顾虑,这可是我第一个用户啊,不能搞砸了。

确实张单子并没有搞砸,他很顺利的完成了所有的步骤,我很高兴我完成了它(指单子),当时我给用户留下了我的联系电话,在单子顺利开通的下午,宽带就已经安装好了,还挺快的,用户给我打了电话,说宽带用不了了,因为我中专学的是计算机网络,对网络方面有所了解(了解个屁,学校里面能学什么嘛,出来了什么都不会,好意思说自己是计算机网络的,我呸,不要脸)。

我还是要脸的,但是吧,用户既然产生了问题,肯定要去看呀,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路由器与光猫,那是一个迅捷的路由器,白色的,三根天线,我记得很清楚,我记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倒是异常的清楚,怎么不能多记记学习上面的知识呢,我的问题啊。

光猫闪着绿色的灯,一闪一闪的,我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那意味着宽带用不了(三声)了(二声)。当时我的手机是三星note3,不支持4g网络,我打开了wifi,问了名称与密码,连上去了,192.168.1.1,这时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深知这个一定是路由器的登录ip,但是后面我知道,192.168.1.1只是一个ip的主机位,并不一定是管理ip。

ip有多部分组成:192.168.1.1,这是一个主机位,是给客户端用的,如果他的后面是/24就意味着192.168.1.0是它的网络位,192.168.1.255是他的广播地址,当然这些是我后面才学会的知识了,当然192.168.1.1确实是那台路由器的管理ip,登进去以后我第一次看到了路由器的设置界面,那时我脑子里面是空的,这到底是什么呀,用户说的宽带没法用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我该怎么处理呢?,我并不知道,那时我只能根据经验重新拨号了,或许吧,记不太清了,那时我真的脑子一片空白。索性后面网络恢复了,用户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没想到我真的有网络维护方面的经验了,但是我错了,由于16年移动采用的是sfu的光猫,所以需要用户购买路由器才能实现上网,我于是在网上购买了几个50元的路由器,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用网购,我13年应该就开始网购了,那是一个夏天,我在看报纸(我是真的无聊,报纸有什么好看的嘛),看到了一则广告,或许是广告吧,他的意思是你可以通过网络购买到一个类似于空调的风扇,我对这种购物方式产生了兴趣,因为我爷爷是电工,我从小就对电子电器有兴趣,在我14岁也就是2015年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叫人工闪电的技术,我很感兴趣,想做一个,后来我真的做出来了,现在也可以用,后期我会对我的陈年往事另写文章,等我30岁吧,也就是2029年,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3个红色包装的路由器送到了我摆点的地方,旁边有人问,这个是你东京的朋友寄给你的?,我想了一下,看了一下包装,说道“这个是京东,不是东京”,旁边的人笑了一笑,他是一名从事小型经商活动,采购并销售蔬菜水果等农作物的点位,俗称卖菜的。看上去他应该有50多岁了,看面相不像坏人,这个摆点的地方有点特殊,他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不过这个小区是电梯公寓,叫五福佳苑,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说不定你在2016年还见过我呢。我想他住这个小区应该不错啊,不至于卖菜为生吧,他看上去并不虚弱,虽然给我的感觉是没什么文化,但不是坏人。后面我得知他是铁路工人,一起在铁路局工作,当然至于他具体的工作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有一次我去他家玩,事实上应该是翘班去他家玩,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外出很正常,再说了,我本来想就是摆点的,本身就没有具体的工作地方。他家的电脑漏电,我被电到了,当然并不是220v但是大于36v,弹了一下,他的母亲表示迟早要被电死,他的母亲看上去并不大,我很难想像她居然是一位看上去50人的母亲,他(那位卖菜的)让我帮他买一个u盘和冲50元联通的话费,我答应了,本身并不是什么难题,在u盘到了以后他会把钱给我。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却没有看到他卖菜,另一位从事房地产营销的人说,他(那位卖菜的)昨天出车祸了,据说是超速跟机动车撞上了,送去医院了,但是好像已经没救了,当时我居然第一反应是我的50元和u盘怎么办,第二反应才是真可怜,他才50岁诶,但我错了,别人说他才38岁,在铁路局上班,但是后面离职了,离职原因我不记得了,或许没说,或许我忘了。他除了卖菜,还会从事非法的客运运输,俗称跑火三轮,就是机动3轮车,可想而知,机动车,肉包铁,超速所产生的后果,但他并没有举行葬礼,我没有看到葬礼,可能是风俗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他的葬礼不在这边,也有可能是压根他的家属就没打算举办,我不想瞎猜,但是在我看来38岁年龄不大,他还有生活的期望啊!

这部分需要回复才能看,不影响文章完整性,仅对我个人心理的一些描述

抱歉,只有登录并在本文发表评论才能阅读隐藏内容

下面内容都是完整的。

当天下午我还是正常工作,毕竟跟我没什么关系,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大爷,他想要办一条便宜点的宽带,我看了一下协议,在协议里面最低档是58元的宽带,20M,我问大爷58元怎么样。他的回答我忘记了,但是我注意到在协议里面还有一条宽带叫爱家38套餐,明显这条宽带只需要38元,但是协议我没有带,于是我打算去找上次跟我沟通的小姐姐要协议(划掉,找营业厅要协议)。于是我走路去拿协议,从导航来看只有1km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天走路特别的累,可能是没怎么运动的原因吧,那时成都已经有了共享单车了,但是由于我的手机是3G,没法扫码,虽然我得承认我只是不想花1元骑单车,后来我到了营业厅,兴元绿洲,新泉路33号,7栋1单元,我到现在还记得,因为后续的事情将在那不足5平方米的m2(移动术语,指宽带服务站)内发生,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位小姐姐,跟我想象中的一样是一位柔柔弱弱的女生,确实长得很好看,年龄也不大,目测当时20多岁吧,我也没问过。我拿走了那份广电的爱家协议,在查看条款中发现,其实收视费是另附的,于是宽带费的总金额是38元宽带费+20元收视费,我问大爷(那位大爷精神不错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在用移动宽带,我感觉这几年我逐渐失去了原由的激情,变得麻木了颓废了,不在关注对方是怎么想的,只关注我的工资是多少,或许这就是成长吧。)你看是办38元另附收视费还是58元含宽带费呢?不得不说我做到了很多销售做不到的把选择权交给用户,而不是为用户定制好,用户只能选择是或否,我认为选择权还是要交给用户才行。大爷告诉我,还是办58元的吧,(笑)。我想也是,我以为这笔业务就这样结束了,但是我忘了一点,就是路由器的问题,我告诉大爷路由器你在我这边买,我原价卖给你,确实我是按原价买的,当时的我并没有想从这方面赚钱,当然现在就不一样了,毕竟成长了嘛,为什么不赚呢,对方也愿意啊,这叫“为知识付费”。

宽带安好了,我拿着路由器去用户家为他装路由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不能上网,大爷告诉我,不慌慢慢整,但是我内心很慌,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装路由器,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通信,后来我只能联系了装维,让装维来装,但是我干了一件没有什么情商的事情,在装维为用户装好路由器后,装维卖的路由器要100,而我的只要50,但是他的路由器也只要50,于是我当到用户的面说,这个路由器你买成50就只卖50嘛,装维瞪了我一眼,我不懂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想争取原价卖给用户,装维有点生气,最后大爷还是按100买了,并安慰我“这没什么”。由于大爷住的不高,我和装维走楼梯下午,路上装维给我说“你以后不要在跟到我了,我不需要你”,我很伤心,就算是下载写到这时我依然很伤心,我明明是为用户着想,或许这会毁了你的生意,但是我正在的是从用户角度着想,为什么还会被嫌弃是累赘呢。

当时我默默躲在角落里伤心,我第一次工作时哭了出来,我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那只是他的气话吧。

我从来不会放弃学习,后面我学会了如何调试路由器,加上我本身就会接网线,于是我不再依靠装维也可以进行wifi调试了。再后来为遇到了一位用户,他是一名美团的骑手,本身我以为也会是一笔普普通通的业务,办理好了他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的网线没有全通,有的房间用不了”于是我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去看了一下,本身这并不是我的职责,但是这算是我的增值业务吧,在我这边办理的我都会为用户提供一些技术方面的服务,到了现场我发现是网线座没有打线进去,我把线搭进去了,网络恢复,我问用户,装维没给你处理吗?用户告诉我说装维说不管这些,让用户自己想办法,我走的时候用户表示他一定要投诉装维态度不行,我心里暗暗高兴,终于报了他上次当我伤心的仇了,现在想一下我有点小市民心态。后来那位用户觉得我不错,把他的朋友推荐给我了,还骑车带我过去,这也是第一次客户推荐客户给我,可惜我并没有维护好这种客户带客户的业务模式,毕竟对于一名网络专业的人来说,确实不太关注市场营销相关的问题。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逐渐学会了营销,至少当时的我是这样想的。

写到这里我觉得还是要交代一下其他的细节:

我每天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也没有具体下班时间,不限制,但是我是计酬薪资,发展业务才有钱挣,所以我还是会认真工作的,当然我的认真工作就是9点到19点走,仅此而已。

摆点用的物品,放在外面就行了,我的师傅跟门卫熟,所以放在门外也行,2016年秋,那时的摆点小区也算是新建的,城管也不经常过来,不过城管似乎并不在意我在这边摆点,或许我的师傅跟城管已经沟通过了吧,放在我是不太会跟他人打交道,对于我来说,多发展业务就行。

那边其实有wifi是一名中二少年办的,目测年龄25岁以上,头发染了颜色,有点社会气息,他的工作好像也是房地产销售,他住那个摆点的小区,其他的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wifi也是他告诉我的,不快,但是能用,因为是偷偷摸摸办理的,所以光猫的供电不能保证,毕竟在外面本来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插电,他也是偷偷摸摸办到临街待出租的门面内的,所以不能被人发现他在偷用电。

目前,我已经介绍了4位人物了,分别是我的师傅,卖菜中年人,房地产销售,已经中二少年,最后还剩一位,她是卖水果的,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你住这个小区,还要卖水果呢,因为那种安置小区应该是按人头分配的房子,她应该不止一套,据说有3套,她告诉我,她以前是一名企业高管,我有点好奇问那为什么要离职卖水果呢?她告诉我,为了孩子可以放弃所有,她的脸上表现出一种略微骄傲的表情。

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怎么介绍过我的师傅,事实上他并没有教会我什么,至少当时没有,当然现在有了,那就是“人都是拿来利用的,如果你对我没有价值,我又何必理你呢”可能是我抢了他的生意,他不经常来我这边了,但是还是偶尔会来。

其实摆点的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我的对面有一个电信的人,他不经常来,后来我问他,他告诉我这个小区他承包了,所有的电信安装都必须经过他,意思是这个小区所有电信的用户都是他的。

于是这个小区就只有我跟他竞争,联通的话有覆盖,但是确实,没什么用,也不知道联通是怎么想的。看上去我似乎是他的竞争对手,但是它真的不摆点,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他对移动宽带的自信,自信的认为移动不行,该办电信的始终会办电信,或许吧。我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到底是电信还是移动,用户自己选,与我无关。

10月1日,国庆,我并不知道我该不该休息,公司并没有告诉我,师傅也没有,对于我来说国庆期间用户都不上班我应该可以进一步的完成销售任务,我是这样想的,我已经不记得那几天我到底销售了多少,但是我记得不多大约2-3张吧,但我记得那几天下雨,没什么生意。后面我实在太无聊,就打算买一个arduino的开发板做机器人,我确实买了,但真的没玩几天就没玩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就我的c语言一样,我还真容易放弃啊,可能我这一生就这样度过了吧。

由于业务没有怎么发展,我问师傅怎么办,师傅告诉我可以去小区里面贴门条,所谓的门条就是那种一张纸上面印了我的电话和移动的相关资费,我贴到用户的门上就行了,用户看到了,大概率会丢,但是有的用户会跟我联系,询问具体的宽带资费,我就碰个概率罢了。

至于我怎么贴的条子我就不描述了,我不是写小说,没那么具体哈。我迎来了第一个门条用户的电话,那时一位来自石人巷的用户,我跟我约定第二天去,那个小区我进去过,毕竟要贴门条嘛,我不进去怎贴,我到了用户家门口,他要办的是需要预存话费处理办理的宽带资费,他告诉我“你先把你的工牌给我看一下”,其实我的工牌没什么好看的,不过看上去不像假的,虽然移动不会承认我是移动的员工。对于我来说我并不担心业务问题,反而担心预存款用户愿不愿意给我,毕竟没有预存款的话我的工作可不好开展。索性用户还是愿意提供的,相应的我需要给用户开一张收据,本来应该是机打的收据,我选择了手写,我知道那并没有什么法律效应,但是对于用户来说,起码看上去比较正规吧,也算了用户的自我心理安慰。

并不是每一笔用户的来电都可以顺利的办理成功,我虽然每次贴门条没有被现场逮到,但是也并不是每一笔业务都可以顺利的办理的,难免会需要分光器安满了的问题,看过我前期文章的读者应该知道什么是分光器满了对吧?本次不阐述了,当我第一次得知分光器满了的问题时我并不知道怎么处理,于是我打了10086,告诉了人工,人工告诉我会有人处理的,后面确实有人联系我,联系我的是我定位点也就是我当时打电话位置的所属辖区的片区主任,主任告诉我,扩容他目前处理不到,另外不要自己投诉自己,后面我才知道,10086生成了一张投诉工单,投诉人是我,被投诉人是片区主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时并没有道歉,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帮我处理好我的问题,他最后挂断了电话。此时我并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只能告诉用户只能等一下了,或许等到现在也不能安装,那时我十分疑惑,为什么不能安装,这埋下了我去网络部的伏笔,本期文章原计划5号写完,看上去应该不行了,目前只能计划将我在直销的事情写完。

虽然他的业务办理失败了,但我不能一直纠结这件事情,11月移动和广电正式闹分手,于是我的业务多了一项:将广电的爱家宽带转化成移动自有宽带,直至2021年,这件事情仍未结束,原因很多,有的人就喜欢用广电,有的地方无法安装移动宽带,有的地方不愿意走明线等等。

还好我第一次遇到的移动迁移用户并没有以上问题,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像用户详细解释了移动的业务规则,用户也很感兴趣,于是我的第一笔迁移用户就这样顺利完成了,感谢广电,但是移动业务办完了,并不代表广电那边处理完了,根据后台告诉我的,用户还需要去广电退订宽带才行,emmm,这是我没经历过的,还好这个需要用户自己去,跟我没什么关系,看着用户开车离开,我在想广电的退订会顺利吗?广电会不会不给退呢?还好广电老老实实的给处理了,后面用户提出想用一根线同时完成上网与看电视,我想了一个,决定把他的8根线拆开,变成2条4芯的线,的确这样可以做,但是这样宽带就只有100m了,用户办的是200m怎么办呢?我选择了不管他,没人在乎到底宽带速率合格不,这并不是我想这样做,而是当时的知识只能教我这样做,当时的我并不会什么vlan,连vlan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并不是单线复用,也不太可能会。没人在乎,或许有人在乎?谁在乎?我在乎?的确我在乎,那又怎样,我还能怎样?我的师傅问我,你给她接4根线是不是只有下载没有上传,我笑了一笑公司他并不是,至于原理我当时并不知道,只知道4根线只有100m,师傅最后做了装维,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装维,在我看来很多装维缺少网络方面的经验,他们只会依葫芦画瓢,但他们真的没什么专业的知识。当我却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装维,并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情商问题,后面会提到的。

我的直销经历结束了,最后有一点,我的师傅为人不太行,我把我所有办理业务都给他了,由他结酬,他告诉我这样做我才能拿到较高的工资,我的业务量不多,如果我自己算酬金不高,跟他一起结高一点,反正他到时候会给我,我答应了,但是真正结酬的时候,他似乎有刻意的克扣,至于到底有没有克扣我也不知道,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点点奸商的表情。由此我充分得出了一个结论“人都是相互利用的,如果我对他没有价值,那么他怎么都不会理我的”这句话我也是多次印证以后得到的结果。希望对你有帮助。

本期文章尚未结束,本期描述了我在直销的经历,后期我将分期描述我在m2营业厅、装维、l2营业厅、10086、锦江区10086开通家宽的后台业务处理、锦江区商客经理、网络部资源管理与规划、网络部综合调度与业务支撑中心的描述

前中国移动兴元绿洲营业厅职员:叶睿彧

点赞
  1. 笨笨得学生说道:

    qwe永远滴神 :mianqiang:

    1. 匿名说道:

      所以,你看到了隐藏内容对吧?

  2. 大学霸小二说道:

    我也要看隐藏内容

  3. 匿名说道:

    :hehe:

  4. 憨憨说道:

    看这篇文章……真的感觉……心很酸(

  5. 红烧排骨说道:

    ( ๑´•ω•) ノ(ㆆᴗㆆ)

  6. 暴食说道:

    qweyyds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百度已收录